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叔,听说你是狐狸精_ 85.085-

时间:2021-07-09 11: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婳语小说大叔,听说你是狐狸精 85.085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一半的亲, 等等再来吧~

    “我去。”程穆立刻道, “麻烦禹哥把地址发给我一下。”

    打电话这人叫任博禹, 是程穆的朋友。

    程穆的朋友不多, 在国内的就更少。他们这些富二代, 都混圈子, 年纪差不多大的常玩在一起。

    程穆还没出国的时候, 就不喜欢参加他们的聚会, 那些人里各种人渣层出不穷, 他那个时候是真清高,瞧不上很多人。所以,程穆和这帮富二代关系并不好。

    任博禹是唯一的例外, 他今年二十六了,算是他们中年纪比较大的,也在自家公司真正掌有实权。但这人和那些人渣不一样, 早早地结了婚, 在外面也不胡来,能力出众还对谁都温和有礼,所以人缘特别好。程穆在这帮人里, 也就只看得上任博禹一个。

    不过,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没有老程保驾护航, 程穆已经不敢再瞧不起任何人。他名义上是四木的拥有者, 可谁都明白, 他并没有实权。他现在真正敢用的人,还真只有这帮富二代。

    害老程的凶手还没找到,公司的人他一个都不敢用。这帮富二代虽然渣,可都不是废物,大部分人其实一成年就开始参与公司事务,都精得很。而且,这些人家里大多都不太平,一个个的都有自己的心思。程穆毕竟是四木名义上的拥有者,所以会有人愿意和他联手。

    正是因为这样,程穆一回来就和任博禹联系过了,让他从中牵线,修复他们的关系。这帮富二代,虽然人品不行,可资源那是绝对有的,程穆必须学会和他们相处。

    现在,他们既然有聚会,程穆当然要去。

    收到任博禹发来的地址,程穆就叫了老胡来,直接告诉他,有以前的朋友聚会,想去玩一玩,给他打声招呼。

    他去见什么人,肯定瞒不过唐谡的眼睛,所以不如自己早点坦白,显得有诚意一点。

    老胡立刻道:“我送程少过去吧,之前唐先生就嘱咐过。”

    既然唐谡早料到了,程穆也不多说,给唐谡发了条短信,然后和老胡一起离开了。

    知道今天是一场硬仗,在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程穆让老胡停了车,自己去了趟药店。老胡没多问,也没跟着去。

    到了任博禹发来的地址,程穆让老胡先走,自己推开门进去了,里面装修得金光闪闪,很是晃眼。

    有服务员过来询问,程穆报了房号,就被带到了包厢里。

    程穆推开门一看,里面歪七扭八地坐了七八个富二代,大部分他都认识,看到他来,里面瞬间安静下来,神色各异地看着他。

    “哟,这不是我们出淤泥而不染,纯洁得像天山雪莲一样的程大少爷吗?”一个留着一头长发,长得像妖孽一样的男人看着程穆,抢先开口道,“程大少爷今天怎么肯纡尊降贵来这污秽之地?就不怕玷污了你纯洁高贵的灵魂?”

    这人程穆认识,叫严季,一张嘴比SARS还毒。花心大萝卜一个,特别爱睡女明星,天天上热搜。这是程穆以前最看不惯的人之一,两人见面就掐,已经是常态。

    严季一开口,大家都不出声,等着看程穆的笑话。

    可程穆今天不打算和严季掐,严家不仅叱咤商场,在政界也有很强的靠山,程穆决定适当地向严季示好。

    走到桌边,程穆拿了干净的杯子,先给自己倒了三杯酒,然后一口气都干了,才道:“各位兄弟,好久不见。这两年在国外没能和大家常聚聚,是我不对,先自罚三杯以示诚意。过去小弟不懂事,有得罪的地方,还希望兄弟们海涵。以后,有用得到小弟的地方,大家尽管开口。”

    程家出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听说程穆要来,这些人几乎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可眼前的程穆,好像变了不少,他们有点懵,一时间没人吭声。

    任博禹忙站出来圆场:“大家都是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程程你快来坐。好久不见,兄弟们可想你了。”

    程穆一笑,正要过去,却听到一个人说:“程少这是死了爸爸,放飞自我了吗?”

    程穆抬头看去,严季身边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正不屑地看着他。

    这人程穆也熟悉,说起来,他还该叫对方一声“弟弟”。这青年叫苏恺,比程穆小两岁,是穆凝姗的继子。

    不过,穆凝姗以前巴不得和老程撇清关系,更怕程穆得罪了苏恺。所以,总是尽量避免让他们见面,加上程穆原本就不喜欢这个圈子,所以两人接触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两个人之间,互相看不顺眼,是众所周知的。

    以前程穆不屑搭理苏恺,今天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有人在旁边接了一句:“别胡说,程少的爸爸还没死呢,只是成了植物人。”

    那语气,却是幸灾乐祸居多。

    苏恺嗤笑一声,说:“植物人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程穆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一支烟,慢慢走到苏恺面前,一手撑着沙发的扶手,一手拿着烟,低头看着苏恺,痞笑了一下,说:“我来告诉你,死了和植物人的区别。”

    程穆以前就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子,看到不喜欢的人或者事,都是直接就开撕,嚣张得不行,也不怕得罪人。苏恺一直觉得程穆是个没脑子的傻逼,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一时被震住了,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区别?”

    程穆似笑非笑地说:“如果老程死了,四木就是我的。到时候,我第一个玩死你,你信不信?”

    他声音低缓,语气却轻蔑又嚣张,说完,还吐了一口烟出来,直接喷到苏恺脸上。

    苏恺被他那表情惊到,都忘记了避开他的烟。

    程穆不再搭理他,起身走到任博禹旁边,想要坐下。

    苏恺这时才回过神来,恼怒道:“谁不知道现在四木当家的是唐谡,你还想玩死我?好好为你自己操心吧,别先被别人玩死了!”

    程穆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淡:“你信不信,唐谡为了名正言顺掌权,一定会在某些方面迁就我?比如,为了哄我高兴,去对付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纨绔。说不定还能获得某些人的支持呢。”

    苏恺并不是家中的长子,按照苏家的规矩,公司他没继承权,当然也是有继承权的苏大少的眼中钉。

    苏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其他人看程穆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玩味了。果然,这个圈子里,就没人是废物,谁都会变。程穆为什么会来和他们示好,众人都心知肚明,这时候不免开始考虑和程穆合作的可能了。毕竟,四木真的是块肥肉。

    还是任博禹先回过神来,说了些暖场的话,气氛又热烈起来,大家对程穆的态度,也认真多了。

    不过,始终还是有人看他不爽的,严季叫了服务员进来,说:“你们眼睛长着是配像的吗?现在就程少一个人单着,有点眼力劲行不行?去,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姑娘都叫来,程少喝天山雪水长大的,眼界高,普通的货色他瞧不上。”

    程穆扫了一圈,发现果然每个人身边都有个伴,就连任博禹身边也有个倒酒的姑娘。不过,那姑娘很规矩,也不敢往任博禹身上贴就是了。和苏恺严季那种,直接动手动脚的,还是有点差别。

    程穆看了严季一眼,叫住了服务员,说:“姑娘就算了,我没兴趣。”

    严季一愣,忽然大笑起来:“我们程少果然与众不同,不愧是天山上的雪莲花,去去去,把你们这儿的帅哥都叫过来。”

    服务员天天伺候这批纨绔,特别有眼色,很快带了十来个男人进来,从高大威猛到清秀可爱,各种类型都有。

    程穆挑了个看起来最乖巧听话,年轻得像学生一样的,谁知道那人给程穆倒第一杯酒就洒了出来,急忙上手帮他擦腿上的酒渍。程穆强忍着恶心,也不阻止,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立刻规矩了,后面全程都没再试图往程穆身上靠过。

    程穆松了口气,暗中想着,唐谡果然不是凡人,他不过模仿了唐谡几个表情和眼神,就震住了这些人。以后,真的要跟唐谡好好学学。

    一群人闹到快半夜才散,虽然后来气氛看起来还算融洽,但程穆还是明里暗里被灌了不少酒。

    喝到一半的时候,他去卫生间吐了一次,偷偷吃了几颗先准备好的解酒片,回来又喝了不少。

    离开会馆的时候,程穆看东西都是糊的,可他心里紧紧绷着一根弦,硬撑着维持表面的清明,旁人倒也看不出来他到底醉没醉。

    程穆正想打车,就看到老胡开了车子过来。

    程穆愣了一下:“胡叔你不会一直等在这里吧?”

    “唐先生交代过,只要不在家,我都不能先离开。”老胡道。

    程穆看到老胡,心里绷着的弦稍微松了一点,酒意上来,更是难受,也不多说了。

    车子开回唐谡的别墅时,程穆下了车就已经走不动了,老胡忙过来扶着他。

    程穆看到客厅亮着灯,还以为是贺姨,结果进了门才发现,是唐谡坐在沙发上看书。

    程穆心里明白,现在的专业,高数课很重要。他也清楚,能够转学到A大,唐谡花了不少心思,大概还有不少钱。

    可是,程穆坚持了二十分钟,真的跟听天书没什么两样,催眠效果一级棒。

    程穆又强迫自己把精力集中在上课的教授身上,告诉自己一定不要睡着。教授看起来三十五六的年纪,长相斯文儒雅,讲课的声音低沉磁性,雄性荷尔蒙爆棚,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魅力型成熟男人。

    但是,对帅哥的欣赏,也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半个小时以后,程穆彻底陷入了沉睡状态。

    这几天,他每天绷着一根弦和唐谡学管理。唐谡这人气场强大,即便他什么都不说,程穆在他身边也不敢轻易懈怠。而且,可能是因为那天程穆喝醉给唐谡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唐谡虽然不曾疾言厉色,但程穆在和他相处的过程中,还是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疏离。

    现在无论开会,还是见重要客户,唐谡都会常带着程穆一起。有的时候,还会故意把问题抛给程穆,让他自己去解决。程穆每天过得提心吊胆,手忙脚乱。

    下了班以后,他还要抽空和那帮富二代交往,还要偷偷查找老程车祸的线索。真的是忙得没日没夜,所以累也正常。

    下课铃响,程穆都不知道,还是任博禹给他打电话,他才被吵醒。

    任博禹说,找到一点线索,可能和老程的车祸相关,问他要不要去看看。

    程穆当然要去,反正这高数课他也听不懂,当即收好课本,从教室后门溜走了。

    任博禹把见面地点定在了他自己家的一间酒吧,程穆进门的时候,刚好碰到严季搂着个美女从酒吧出来。这美女看着挺眼熟,程穆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但是经常在娱乐新闻上看到,应该还蛮火的。

    程穆没想和他们打招呼,虽然这段时间他和那帮富二代的关系,已经缓和了不少。可是,他和严季两个,还是不对盘。主要严季那张嘴,真的太烦了,有事没事总想怼程穆几句。程穆现在基本上都极力忍着,有时候却也忍不住。所以,他现在是尽量避着,不去招惹严季。

    可是,严季却想招惹他。

    “我们的白莲花学霸居然逃课来泡吧?”严季拦在程穆面前,长头发一扬,吊儿郎当地笑,竟也真有几分祸国殃民的味道。

    程穆着急车祸的线索,这些天也受够了严季的刻意刁难,情急之下他忽然伸手,一把拽住严季的衣领,将他压到一边的墙上,狠声道:“严大公子,就算我们曾经有恩怨,现在也差不多两清了吧?你知道我没耐性,脾气更是糟糕,所以,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严季并没有被他的话唬住,反而看着他笑得像个妖孽。

    程穆没心思和他多说,一把将他推开,直接进了酒吧,完全没注意到严季在他走之后,露出的玩味表情。

    这家酒吧是任博禹自己私底下开的,程穆一进去,就被带到了一间安静的包厢。

    里面只有任博禹一个人,程穆忙和他打了声招呼:“禹哥。”

    “嗯,你快来看看。”任博禹也不和他寒暄,直接拉着程穆看视频,“这是我调查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从他的行车记录仪里找到的视频,里面恰好录到了孙稻震。”

    孙稻震就是老程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已经死去的司机。

    程穆什么都来不及说,目不转睛地盯着视频。

    这一段视频的时间在车祸发生前二十分钟左右,孙稻震的车子在一家小超市门口停了一下。孙稻震下车的时候,手里拿了部手机,满脸茫然和慌乱。他去了一趟小超市,也就两三分钟时间,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脸的视死如归。

    行车记录仪的车子停在路边,所以看不到孙稻震去小超市的情形。

    可是,车子在这里的时候,刹车还没有问题,二十分钟后就出了车祸。而且,孙稻震离开了不过两三分钟时间,态度就转变那么大。说没有问题,谁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