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家二哈被附身了_ 254、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时间:2021-07-03 14: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南湖秀萝小说我家二哈被附身了 254、怎一个惨字了得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张三丰的话直接让顾白和张家辉悔恨的低下了头,这绝对是两人共同的黑历史,得了,对此,顾白不想要多提了。

    “哦,你就更有意思了,革命英雄吗?模仿革命先辈要炸碉堡吗?也干脆直接不跑了,等着英勇就义是吧?”

    张三丰走了两步,这下,他是停在丁一山的面前说道。

    丁一山没见过世面,这胖子眼镜男做过最过分的事情也就是在张三丰的课上睡过一次觉而已,为此还被张三丰痛批了三次,在同一个礼拜,以至于他以后睡便了各科老师的课也再也不敢在数学课上打瞌睡了。

    就算是打个呵欠都会特意的憋到下了课打。

    而这样一个老实人,在如今这样的场合里,和声名在外的张家辉以及全校闻名的顾白一起站在了老师的办公室里,可想而知,他的心里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果然,丁一山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嘴角下撇,嘴唇颤抖,双脚发麻,浑身冒汗,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老师”,顾白实在看不下去了,时至今日,他才觉得自己的身上原来有着隐藏的英雄主义的影子,这直接促使着自己今天连续被两次黑锅,当然,我也不知道顾白是不是因为张三丰的精明是绝对不会让他背锅的,才欣然的选择连续背锅。

    顾白说:“这件事情和丁一山没关系,就算他选择旁观那也绝对不是他的本意,一切都是我的错,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话说完,顾白明显的看到丁一山的脸更加悲催了,他把头低的越来越低,一副门牙全被被人打掉了的悲催感充斥着他的周身。

    “怎么……”张三丰此时转过了头,一脸笑意的看着顾白,等等,是……笑意?这个笑是什么意思?顾白已经和张三丰一起互相心理战术来回了将近两年,顾白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的摸透了张三丰的脾气了呢!以至于张三丰一去厕所顾白就知道他不是要上大号就是要拉小号,张三丰一买早点就是要吃东西。

    可是,现在,就在这个张三丰说话间充满了笑意的当下,顾白竟然看不出来他的脸上笑意何为?

    “怎么……什么?”

    张三丰总是还把话音拉得老长,长到这种心理战术足以让人发慌,顾白只能搭话,同时一颗心砰砰直跳,实在没办法等待这漫长的被处决前的过程。

    “怎么你还策划了丁一山割断电线导致全校停电的事情?”

    “……”

    张三丰的话,无疑给了顾白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个打击是……原来自己根本没有看准人的能力?

    “你牛啊!”顾白长大了嘴,惊讶的看着一旁的丁一山,话语中充满了称赞的意味。

    “呜呜呜……”一直忍住眼泪不想太挫的丁一山在顾白这声发自内心的赞叹之后,彻底的崩溃了,直接呜咽出声。

    “怎么,你和这事有关系吗?”张三丰发自灵魂深处的追问。

    “哦不不不……”顾白连退了两步,弯着腰,以一个十分像是鞠躬的姿势,双手指示着一旁的丁一山同学,对伟大的班主任张三丰先生说道:“像我这种趋炎附势胆小如鼠有贼心没贼胆的小人,就只能没事参与一下不重要的情节一点都不恶劣的影响一点都不广泛的几个人的小打小闹而已,那根本连斗殴都算不上,而像是让全校停电学生放假这种伟大的事业……”

    “这种伟大的事业”,顾白看着可怜的丁一山抬起了眼睛,这么大的一个胖子,两个眼睛现在已经哭肿成了两个海碗那么大,这足以让顾白心生同情,但是,十分不好意思,顾白背的只是锅,并不打算被一座大山,顾白继续说道:“只有像是丁一山同学这么有想法的人才能有胆识有魄力的去办。”

    “够了!”顾白这么玩世不恭的嘴脸当然会激怒张三丰。

    顾白回过头来,眼睛怯怯的看着张三丰,不知道如果自己告诉张三丰自己方才的那番长篇大论只是自己觉得自己的中文口语不太好而选择的一种锻炼自己口语能力的一种方式,张三丰会不会相信并且谅在自己愿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如此好学上进的份上而选择……不那么生气,兴许的话,还能原谅自己什么的……

    “老师,我的意思是说,丁一山同学的行为非常不好,情节恶劣、影响广泛、大打大闹,实在是很不应该。”

    “放心”,张三丰告诉顾白:“我会给他相应的惩罚,还有你!”

    张家辉一直站在一旁,听完了顾白的一席话,实在是忍不住发笑。

    “笑什么笑?”张三丰一声力斥,张家辉虽然不会害怕,但是好哥哥不和老师斗,张家辉勉强的收回了自己的笑容。

    “你们两个,反正林伟的图书馆扫地惩罚快要结束了,你们接接棒他吧,罚扫一个月的图书馆的地,顺便帮老师整理图书馆的书!”

    “老师”,顾白举手,张三丰点头示意让他说话,顾白一脸忧虑状:“我能下个礼拜再开始接受惩罚吗?”

    张三丰知道顾白是什么意思,这个礼拜就要月考了……

    “行!”

    “还有你”,张三丰指着丁一山说道,顾白很明显的看见了一直委屈忍不住哭泣的丁一山仿佛在张三丰即将宣判的那一瞬间有一点儿眼神略带希望的抬起了头来,看着张三丰,是的,略带希望,虽然顾白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有这样的感觉,张三丰却说:“罚扫一个月的艺术楼厕所。”

    “啊?”丁一山的脸,那一瞬间,大概,比厕所还臭吧!

    又挨了一番训,三个人总算从老师的办公室死里逃生的出来了。

    不算上张家辉,反正他一向一副狂拽炫酷炸的样子,好像天也不怕地也不怕就怕自己的一个小娇妹。

    而另外的两个人呢,顾白和丁一山,却像是求佛那首歌歌词里所描述的那样:我躲开无数个猎人的枪,赶走坟墓爬出的忧伤……

    不对,更正一下,应该是:我没能躲开一个老师的嘴,赶不走爬出老师办公室的忧伤……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