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都市最强仙医_ 第211章 上药-

时间:2021-01-24 13: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菜农种菜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第211章 上药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秦朗很快便到了柳真真那儿,刚在门口敲了一下,就被刚好出来办事的江心忠看到,江心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让秦朗先别敲门。



    



    “秦老板,大小姐正在换药,恐怕不太方便和你见面,要不你先去我那儿坐坐?”



    



    他昨天就叫来了一位女陪护,负责照料柳真真的生活,换药自然也是由女陪护在办。



    



    “我就在这等等吧。”秦朗朝江心忠笑道。



    



    江心忠见状,也没有不满意,出去办事了。



    



    秦朗低声嘀咕道:“不就是换个药嘛,还怕被我看到啊。”



    



    秦朗觉得,换药这事,放在古代,那或许是事关女子名节的大事。



    



    那时候,女子都养在深闺中,别说和男子有肌肤接触了,就是平常见到陌生男子都难。



    



    可现在年代不同了啊,女子抛头露面不再是罪过。



    



    何况,他和柳真真也算比较熟的朋友了,就算是他给柳真真换药,他也觉得很正常,没什么接受不了的。



    



    正好这时,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一个大概三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出来。



    



    秦朗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负责照顾柳真真的女陪护了。



    



    奇怪的是,女陪护开口的第一句话便说道:“请问你是柳真真的朋友么?”



    



    秦朗点点头。



    



    他当然是柳真真的朋友了。



    



    女陪护笑了起来,似乎秦朗来得正是时候,很合她的心意一样。



    



    “我刚好接到了老家的人打来的电话,需要出去忙点事,既然你是柳真真小姐的男朋友,那么就麻烦你给柳小姐换药了,药、纱布等我都准备好了,麻烦你了。”



    



    说完,女陪护一脸期盼地看着秦朗,希望秦朗应下此事。



    



    秦朗毫不犹豫点头。



    



    还是女陪护的眼光毒啊,一眼就看出他和柳真真是一对了。



    



    能够替柳真真换药,这样的好事,干嘛不干啊。



    



    女陪护见秦朗爽快答应下来了,心中也很高兴,临走前还不忘夸赞道:“柳小姐有你这样的男朋友照顾,真是幸福。”



    



    女陪护却不知道,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又是在门口说的,话全被房间中的柳真真听到了。



    



    柳真真已经羞红了整张脸。



    



    秦朗先让开,让女陪护过去,然后自己抬脚跨进了房间中。



    



    而此刻柳真真才堪堪将脱下的衣服胡乱地穿上。



    



    本来,她衣服已经脱下,女陪护正好要给她伤口敷药,现在发觉换了人,换的人还是秦朗,柳真真自然心慌慌地赶紧穿衣,因为动作仓乱心思慌张,衣服也只是盖住了大半上身,肩膀以及锁骨的雪白肌肤,还是露出了一些。



    



    那半隐半现的浑圆玉肩,仿佛水晶雕刻的一样,美轮美奂,充满了魅力。



    



    感受到秦朗灼热的目光,柳真真嘤咛一声,又赶紧将衣服往上拉了拉,然后才低着头,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秦朗哥,你来了?”



    



    秦朗笑道:“真真你恢复得还不错,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啊?”



    



    昨晚将柳真真送到家时,柳真真依然处在昏迷中,气色也不好,现在柳真真的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秦朗也完全放心了。



    



    小花血液中含有的神秘因子,的确是完全清除了柳真真体内的毒素。



    



    “我昨晚半夜醒来的,”柳真真终于抬起头,羞涩而真诚地说道:“秦朗哥,谢谢你救了我。”



    



    秦朗大手一挥,呵呵笑道:“谢什么啊,真真你没事就好。”



    



    柳真真再度低下头去,房间顿时陷入了沉寂中。



    



    不过秦朗自然不会让冷场的情况发生。



    



    他看着柳真真床边的一些药物说道:“真真,你还没上完药吧?”



    



    “上……上完了。”柳真真嗫嚅道。



    



    秦朗听了心中暗笑。



    



    这妞连说谎都结结巴巴的,谁还看不出来说的是假话啊。



    



    柳真真不愿他上药,他偏要上。



    



    秦朗于是似笑非笑道:“真的上完了?可我怎么听陪护说,她刚刚准备给你上药?”



    



    柳真真低着个脑袋,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天性就非常不习惯撒谎的她,又一次慌神了。



    



    “我来给你上药吧。”秦朗忽然说道。



    



    “啊?”



    



    柳真真大吃一惊。



    



    随后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



    



    “怎么就不行了?”秦朗玩味地追问道。



    



    柳真真咬着贝齿,终于想出了一条理由:“上药挺麻烦的,就不麻烦秦朗哥了,我待会儿让许阿姨帮下忙就可以了。”



    



    “不麻烦啊,我一点也不嫌麻烦。”秦朗笑眯眯地,“再说许阿姨都将上药的任务交给我了。”



    



    “可是,可是……”柳真真羞于说出口。换药的话,她得在秦朗面前脱掉半边衣服才行,多让人觉得害羞啊。



    



    “可是什么啊,你肩膀上那枪伤,最开始就是由我处理的。”秦朗说道。



    



    柳真真自然知道这点。秦朗背她下莽山的时候,她处在半昏迷状态,甚至还隐约记得秦朗将她的整件上衣脱掉,在她身上几个穴位扎下竹针的事情。



    



    可那时候她几乎昏厥了,而现在却是非常清醒的状态,两次面对秦朗,可感觉会完全不同。



    



    柳真真因此还想拒绝,实在是不想自己脱掉半件衣服面对秦朗。



    



    秦朗笑道:“行了行了,不要害羞了真真,换药嘛,我们要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进行,不要想入非非,你看我,就没有想入非非。”



    



    说罢,秦朗走到了柳真真床前,挨着柳真真坐了下来。



    



    只是,秦朗那双滴溜溜转着往柳真真身上瞄的眼睛,却说明想让他换药的时候保持认真负责的态度,基本上……很难。



    



    柳真真身体明显颤了一下。秦朗挨她这么近,让她像是被静电附身了。



    



    好在秦朗回过神来,没有忘记正事,他小心而温柔地清洗着柳真真肩膀上的伤口,动作轻柔,呵护之至。



    



    这让柳真真觉得既心跳脸红又甜蜜幸福。



    



    随后,秦朗又将药膏慢慢涂在了伤口上,包括包上纱布贴胶带,动作也同样轻缓温柔。



    



    秦朗给柳真真敷的药,是医院的消炎药粉。



    



    这药粉是用纯中草药调配而成的外用成药,对烧伤、烫伤、灼伤,完全能达到快速止痛、消炎、抗治感染、快速收敛,使体内的皮肤再生因子高度集结,在特短时间快速生长皮肉痊愈而不留疤痕的治疗效果。可避免移植皮肤、避免损坏容貌甚至致残遗憾终生之痛苦,可最大限度地减少经济损失。



    



    此药粉还兼具外伤止血、治疗湿疹、溃疡烂疤等多种疗效功能。



    



    而它的使用方法,其实也并不复杂。



    



    一般的烧伤、烫伤、灼伤,只需按常规办法清净患处,并待水分干后几分钟薄施撒药粉即可。在伤后短时间内施药,保准十多分钟清凉止痛,一般施用短期内即可痊愈。



    



    若伤处已起水泡或化脓,应用消毒针挑破水泡的游离皮,用消炎药水清洗,然后用棉签拭干渗出液等,按上述方法薄拖撒药粉于患处。



    



    而使用时,要注意的使用事项,也很简单。



    



    凡发现因原治疗不当或其它原因引起流水或化脓症状,应重新用消炎药水常规清



    净患处抹干,按方法薄拖撒药粉。



    



    施药后没发现不良情况,不要撕揭患处的结痂;应让其自然脱落,以确保患处容



    颜无疤痕之美。



    



    不管在何种情况下,千万不要用西药粉施放于患处。否则,易长胬肉。



    



    在一般情况下,不要打点滴吊针,不要使用血清药品。



    



    若伤情严重,致阴虚、内热、脱水、应遵医嘱结合西医滴注,内服清热解毒等药



    配合。



    



    



    



    “好了,真真。”秦朗拍拍手,将多余的物品放回了原处。



    



    注意到秦朗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可想而知为自己上药时,秦朗有多么用心,柳真真很是感动。



    



    “谢谢你,秦朗哥。”柳真真说道。



    



    秦朗打趣道:“真真,你还是快点穿上衣服吧,我怕我一个把持不住,会犯生活作风的错误……”



    



    柳真真闹了个大红脸,暗怪秦朗哥怎么可以这么坏,手上却不敢停着,赶紧将衣服穿上了。



    



    “真真,你肩膀的伤口不碍事,有医院开的药就行了,不过毒素造成的身体机能损伤,要调整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秦朗认真说道。



    



    接着,秦朗将柳真真中毒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毕竟,这事他没跟其他人讲,其他人并不知道,柳真真自然也不知道。



    



    柳真真那时候出于半昏迷状态,对这些事只有一点点印象,现在秦朗完整地说出来,她才知道为了救自己,秦朗付出了有多少。



    



    少女的芳心,又朝秦朗这边靠近了不少……



    



    秦朗道出了来意:“真真,你受损的身体机能,还是我来帮你复原吧,这样能快上不少。”



    



    “嗯,好的。”柳真真笑道。她知道秦朗有这样的医术水平。



    



    秦朗于是施展“天医针法”,结合自己的真气,开始让柳真真受损的脏器恢复到最有活力的状态。



    



    一通针法下来,秦朗不但将上午刻苦修炼后储存的真气全用掉了,而且自己也被汗水湿透了。



    



    不过秦朗很开心。



    



    施针非常顺利,柳真真体内受毒素损伤的地方,已经完全恢复了。



    



    事实也是如此。



    



    柳真真此刻的脸色,比扎针前又好了许多,面色红润,人也精神,外表看去别人甚至都不知道柳真真昨天肩膀上才挨了一枪,至今肩膀上还有伤口。



    



    秦朗休息了一会,去外面看了看,发现没人在周围活动后,重新关上门,脸色变得慎重起来。



    



    “秦朗哥,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要交代我?”柳真真冰雪聪明,猜出了秦朗的用意。



    



    秦朗点点头。



    



    “真真,关于昨天莽山中发生的事情,只有我和你,还有你父亲知道,这事涉及到了什么,你也很清楚,所以……”



    



    “知道,秦朗哥,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不会跟其他任何人说。”柳真真保证道。



    



    “嗯。那真真你先安心养伤,至于你父亲,我已经将他安顿好了,他方便的时候,自然会来这里看你的。”秦朗又说道。



    



    至于“死门”中发现灵草的事情,想必到时候去闯死门的话,需要借助柳真真机关阵法上的天赋能力,秦朗打算还是等柳真真恢复了之后,再告诉她。



    



    那株灵药,珍贵程度还要在火璃灵草之上,他已经决定,一定要得到这株灵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